膨胀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膨胀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歌手满文军复出吸毒事件是后半生的警钟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9:21:08 阅读: 来源:膨胀阀厂家

歌手满文军复出:吸毒事件是后半生的警钟

满文军

潇湘晨报2月24日报道 2月21日,沉寂5年之久的歌手满文军以补位的身份亮相《我是歌手》第二季。

5年时间,对于瞬息万变的娱乐圈来说,更新换代可达数次,而对于歌手满文军来说,“足以思考整个前半生。”2009年的吸毒事件后,满文军的人生跌入谷底,离公众的视线也越来越远,“那时的我是孤独和封闭的。”日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回忆起这5年,满文军依旧感慨万千。“我担心面对大家,心里的惧怕更是无时不在”,这5年,满文军最大的“害怕”来源于他曾经最为依赖的观众。

直到近段时间,满文军才通过《我是歌手》《中国音超》《军歌嘹亮》等节目宣告复出。满文军说,“我已从阴影里走出来了,我在慢慢找回感觉,战战兢兢地站上这些舞台,我收获到更多的是理解和宽容,我知足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出发。”

回忆往事惧怕无时不在,慢慢找回自己

潇湘晨报:吸毒事件后,你是怎么走出来的?

满文军:这几年,我喜欢独处,怕见更多人,大部分时间是孤独和封闭的。那段时间我听了很多音乐现场DVD和唱片,一直在给自己充电。2013年夏天,《军歌嘹亮》找到我,我很纠结。我非常渴望再次出现在电视上,但心里的惧怕又无时不在。大家是否愿意原谅我,我真不确定。我曾很担心,那个现场会让我很尴尬,但我还是去了,而在现场我听到更多的是鼓励。我慢慢地发现,大家还是很宽容的,我就是这样一路试探着,再一点点地回到大家的视线里,在这些鼓励声里,慢慢找回自信。

潇湘晨报:有人说,那段时间你参加公益演出是为了漂白自己,你怎么看?

满文军:坦白地说,那段时间只有公益活动能接受我。哪怕再小的舞台,我也不能让自己的歌唱事业荒废,我可以通过这些演出锻炼自己,也能为公益尽一份力……用公益来漂白自己?我真没想那么多,做公益是对自己的救赎,帮助弱势群体,募集善款,只要我有这个能力,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潇湘晨报:重新回归后,现在心态如何?

满文军:我早已走出阴影,尽管现在微博和贴吧里还有很多负能量的留言和评论,但都不会影响到我,我现在就像一个伤痛痊愈的战士,就想着奔赴沙场,这个沙场就是音乐。40岁时遇到这个波折,就像是对我后半生敲了警钟,我前半生走得太顺了,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发行自己的唱片,赢得歌迷……好在我现在已经懂得了,这是给我的警告,让我在未来更多地思考和自省。

再登舞台来了就不怕输,紧张感是好歌手的素养

潇湘晨报:找回舞台的感觉了吗?

满文军:我在慢慢地找回感觉。《我是歌手》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紧张的演出。录制节目前的半小时,我就开始紧张,甚至手心都出汗,整个人几乎僵硬,可能要音乐慢慢响起来,我才会进入状态。紧张感是好歌手应该保持的。我不喜欢几年前的自己,太多时候的演出没有紧张感,而是完成工作的心态。这次参加《我是歌手》找回了紧张感,这是告诉我,好歌手要用百分百的心态去完成演出。

潇湘晨报:你担心自己被淘汰吗?

满文军:是比赛就会有输有赢。我决定来参加比赛时还在想,自己第一次登上比赛舞台,是1990年前后的事了,现在已过去20多年,人到中年的我还能跟80后、90后的孩子去竞争,哪怕输了,至少我是一个有勇气的歌手。很多人怕输,我觉得没必要想那么多,在舞台上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好,能够取得怎样的成绩,不是我能掌控的。能被这个节目邀请,就是这个平台对我的肯定。

剖析音乐唱片署名满文军,要对得起这三个字

潇湘晨报:最近做了制作人,还在准备新专辑?

满文军:其实新专辑从2012年10月就开始录了,本来计划2013年夏天推出的,但是后来制作才发现,做一张好的专辑要花更多时间……现在能唱到你心里去的作品越来越少,很多人的创作状态,包括音乐的大环境,其实都不好。现在做音乐是不赚钱的,很多和我合作过的很有实力的音乐人,都转行去了别的领域。我很幸运身边总有一些贵人,比如我现在公司的老板,人到中年还有唱片公司愿意支持我,我很知足。我们这个行业,尽管版权还是得不到很好的保护,网络免费下载对我们的打击很严重,但我相信总归是要好起来的。

潇湘晨报:新专辑准备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满文军:现在很多年轻人写的歌,少有能感动我的了。创作是要在特定环境下进行的,音乐创作特别怕陷入养尊处优的状态。前辈金兆钧曾对我说:“好音乐是在两个环境下诞生的,一个是饥寒交迫的环境,比如瞎子阿炳的作品;另一个是欧洲文艺复兴那样的文化大繁荣时期。”现在中国的音乐环境处于中间状态,想要出一些精品太难了,我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量去做。

这次唱片的制作人是我自己,包括编曲、歌词,我都会操心更多,比如《初衷莫忘》的编曲就推翻了三四个版本,从写出小样到录制大概花了几个月时间,唱片可能就是要这样做。出道初期,在录制《懂你》《望乡》的时候,大概一个礼拜就把整张专辑录完了,如果从精益求精的角度看,当时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现在唱片毕竟署着满文军的名字,我要对得起这三个字。我是偏艺术感多一些的流行歌手,如果为了讨好观众,去做一些口水歌,那不是我追求的。好的歌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和磨砺,过了很多年大家回过头来听,也会觉得很不错。

[记者手记]

与满文军的对话,是从长沙前几日变暖的天气开始聊起的。

天气果然是个极易拉近距离的话题,穿着白色T恤衫,坐在我对面的满文军,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采访期间,宣传人员想给他披一件外套,刚刚在酒店附近跑了一圈的满文军笑着拒绝了,“没事,长沙蛮暖和的。”每天晚上11点前睡觉,早上七八点起床晨练,这已成为他近几年的生活习惯。5年前的吸毒风波,让他变得更封闭和简单,被称为“国民歌手”的他,这几年以一种避世的状态生活着,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是一段自我调整和救赎的时间。”

采访前,我曾预想满文军会以哪种说辞来逃避关于吸毒风波的问题,但当这些问题被抛出来后,满文军并没有抵触,他只是直起身子往椅子后背上一靠,然后把手伸进头发里往后捋了捋,稍作犹疑后回答说,这些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回忆。因为惧怕,满文军还一度怀疑自己患上了人群恐惧症,而如今能够从阴影里走出来,他满口都是感谢,“很多圈内朋友在帮我,他们知道我身处困境,会给我很多鼓励。”

“再过几个月,我就45岁了。”言语间,满文军比划了一个手势,眼角的鱼尾纹也顺着笑容挤到了一起,在满文军看来,这个年纪到了翻新一页的时候,但他不以圈内的前辈自居,他说自己只是一个歌者,“歌以咏志,今后的时光里,用心演唱好每一首歌,这就足够了。” 潇湘晨报记者 周诗浩

北京挖掘机拖挂车

贵阳电源防雷

四川地暖分水器价格

广州圆刀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