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胀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膨胀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硝烟裁成的封面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1:47 阅读: 来源:膨胀阀厂家

将近六十年前,穿行于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的作家,我清楚记得有这样一长串的名字杨朔、刘白羽、魏巍、菡子、华山、西虹等等。他们虽说不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的正式成员,但也不啻于真正的战士,时刻面临着危险,甚至也有牺牲的可能。他们唯一不同于一般战士的重要特征是担当着以笔采写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将当时被称为文艺通讯的作品迅速传往国内,让广大同胞一睹为快,鼓舞士气与民心。正如我在一首短诗里的诗句那样:以硝烟裁成作品的封面,将炸弹爆炸声作为插图

当然,这绝非是他们的特殊偏好,而就是那时的日常生活。我作为一个晚辈和小弟,他们的那些作品生发着我的青春。尽管在这之前,我也读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书,但真正将人生的信念与壮烈的生活溶入我的血脉,还应属这样一些作品。所以,我的真正的读书生活亦应从此开始。

至今我仍清楚记得,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是1951年一天的上班时间(我当时在山东军区机要处工作),《人民日报》总是按时送来,在第一版的下半部,醒目的作品标题赫然映现面前:《谁是最可爱的人》。当即读了下去,最使我震撼的是最后那一段排比句:亲爱的朋友,当你怎样怎样,谁都不能不被感动。当时我虽只十几岁,却也懂得:一般文学性的文章,大都在副刊发表,而此篇文字,却破例地在头版刊出,看来真是非同寻常!自那以后,最可爱的人就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代称和爱称,而且很快便在全国人民中叫响。

在那期间,另一脍炙人口的作品则是杨朔的《三千里江山》,杨朔同期以及在这以前,当然也写了一些文艺通讯类的文章,但都没有这部迅速反映抗美援朝的长篇小说如此轰动,虽然它只不过十几万字,可那时就是公认的长篇小说(或者称为小长篇吧)。我记得在1953年春夏之间,当时我因工作太忙而累得吐血,与一张姓同志在军区大院里的一间小厢房中休养,他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三千里江山》,便读得着迷,一边读还一边发表议论:真好,真动人。说着说着,再一看他,竟眼泪汪汪的了。看来他真的是被深深地打动。他突击看完了,自然又传给我看。我看时虽达不到张同志那样的激动程度,却也觉得的确是真切感人,而且我最佩服作者的是:战争还在进行,他就写出了长篇小说,未经太多沉淀,写到这种程度,实在是难得。当然,从另一方面说,浴着硝烟,听着枪声,也许更能荡起心中激情,使作品的现场感更强。书中的老铁路工人和单纯热情的小朱姑娘,形象栩栩如生,音容笑貌如在近前。可见真实的生活对作家的感情触动是多么重要。当然我书还未读完,外面的同志即来向张同志借书,竟使这本小说传看得难以追回。也许在今天,人们对杨朔这位作家印象最深的是散文,而对这部《三千里江山》可能知之甚少,其实他散文火的时间是在数年之后。

另一位生长于苏南茅山革命根据地的女作家菡子,其散文作品是另一种风格:感情深挚而文字绵密结实,篇幅大都较短,却分量不轻。她来到朝鲜战场,绝不是首次经历火海硝烟,早在抗日战争期间,她就以新四军的女小鬼而投身戎马。此次跨过鸭绿江,可以说是再闯战阵。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为《散文》月刊组稿去上海拜访这位女作家,说起当年读她在朝鲜战场写的那些散文,她淡淡地一笑说:那都是些急就章。

还有不少作家写的那边战场报道,当时多称为文艺通讯,以今天的体裁归类,主要应属散文或纪实文学。

如今他们大都已作古,其作品(书籍)在图书馆里或已离休,然而,书可以不再版,书中蕴含的灵魂却不可尘封太久,在我作为相识或不相识的晚辈和小弟,也许不必每年清明都到墓地祭扫,却不妨重温一下当年的读书印象,写一篇回忆文字,让昨天与今天在心灵于笔尖上合龙。

温故而知新,此更应如是。

高平工作服设计

益阳西装订制

茂名工服设计

鹰潭定制工作服